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十二月 25, 2016

我的2016年

一年又要过去了,日常总结。

我特别喜欢写总结的时候,停下来整理思绪的时光非常宝贵。在去年的总结中,我说:

我还不是创业者,但在最多两年内,我会成为创业者,追我的梦。

事实上,我在4个月之后即成为了一名创业者,这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快很多,快的有点措手不及。我很想说,我还没准备好,但是显然,开弓是没有回头箭的。

这一切都要从去年11月份说起。在那个时间段,我不停的思考如何逃离原团队,如何建立自己的事业,如何做自己的产品以及做什么。思前想后,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做多人在线协同绘画平台(Poimoe,http://poimoe.com),在Web上提供类似PhotoShop的工具,可以让多个人同时画画、聊天。三个月后,我独自完成了产品。在2月份过年的时候,我依然坚持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尽管产品如期完成,也如期上线,但是推广却遇到了很大阻力。产品本身的市场契合度(PMF)并不高,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娱乐工具。

我将此次实践定位为一次试错项目。Poimoe虽然在市场上是失败的,但是在技术上是成功的,是具有先驱意义的。太超前会死,太落后也会死。我一直是一位喜欢超前的创业者。比如,我在别人玩泥巴的年龄学起了编程,确定了人生理想和从业方向;在大多数同学都在通宵打游戏睡到中午12点的时候实现了经济独立;在同学们迷茫找工作的时候拿到了多家机构的投资。

不是自夸,我真觉得自己挺超前的。一路的成长超前于同龄人,做的事情也想超前于市场。

在脱离原团队之前,我悉心做了准备。一边为Poimoe跑市场,找投资,一边找新的弹性工作(不用每天都去,去了也不用工作8小时那种)以维持我在脱离团队后的收入水平。为什么一定要维持收入水平,因为我已经实现了经济独立,不想再从家里拿钱,开弓没有回头箭。

那段时间我在网上寻找了很多公司,只有一个要求:不做外包的IT公司。面试了几家公司之后,我最终敲定了一家做教育的互联网公司。公司老板答应我一周上两次班,一次4小时,薪水还算丰厚。为了报答他对我的信任,我用了2天为他做出了产品原型,以帮助他后续工作的进行。其它的时间,我边上课,边外出跑市场,边研究更多的互联网技术。可以说,那段时光,是我今年最为惬意的时光。

在为Poimoe跑市场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几位朋友,为我接下来的一些事情提供了一些帮助。

四月份的时候,我正式脱离原团队,向学校申请了工作室,从此一个人住在那里。此时,Poimoe项目市场化彻底失败,但我不想就此放弃,于是拿着它报名了腾讯QQ浏览器杯创新创业大赛,报名之后便一路到了决赛,这件事改变了我下半年的走向。

在等待比赛结果的过程中,我还做了三个外包。这三个外包项目其中有两个来自别人的转包,另一个是来自朋友做了一半需要我填坑的项目。在做第一个项目的途中,我和团队发生了一点不愉快。这次不愉快让我发了这一年来最大也是唯一一次的火,其中细节不想赘述。

6月6日,我成立了公司,准备以Web可视化IDE为核心大干一场,解放开发者生产力。而此时我的朋友依然不依不饶的找我。

朋友的项目,是一个在线定制的商城。为了让我帮他搞定,期间还带上我去了广州考察他所在的行业。我反复推辞说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法分心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他依然不放弃。最后我虽被他打动,但内心只想赶快做完脱身,毕竟,谁也不想把自己拴在一项不属于自己的事业上。他们上线时间非常紧迫,导致我们匆忙赶工,唯一的后端只能兼职工作,所有的这些外部的内部的原因加起来导致了该项目的流产。

不过好在没有伤到朋友间的友谊。

八月份,我第一次来到了深圳。大雨滂沱的晚上,刚到宾馆便打的到了腾讯大厦。第二天,我以个人名义拿到银创奖(二等),并在现场获得了我的第一笔投资(也是唯一一位现场获得投资的人)。

在此感谢此次大赛的组委会及投资人。

在深圳的时候,以前只能在网络上看到的事情一一呈现了在我眼前,我觉得离我心中的梦想越来越近。尤其是投我的那位投资人,我一直在网上关注他,如今他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觉得很神奇。

从深圳回到学校后,我就开始筹划我的IDE项目。九月份的时候,投资款到账。此时,我的第一位技术也到岗了。工作了一个月之后,我们觉得人手不够,于是在学校里招人,一开始我就说“本科生不能要”。于是,我们招到了几个研究生。面试之后,只发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

然而,此人开口便跟我要30%的原始股,我拒绝。拒绝的原因有很多,其一、我们已经拿到了种子轮投资,再进来的人不可能再拿这么多股份;其二、他没有投钱;其三、这样的股权架构是非常危险的。

因为这个人能力还是又一些,所以最终,我们取了一个比较中和的方案,先磨合一段时间看适不适合在这个团队工作。

很遗憾,最终的结果是不适合。他学习速度很慢,适应我们的技术栈花了太多时间;此外,他三天两头的推脱有事,完全不像是要创业的样子。所以,我辞退了他。此时,我的朋友找了他继续填坑他的项目。后来的结果也是不好的,他对HTML5技术的不了解,导致了他根本完成不了一个在线定制设计器。

十分平缓的度过了十月份,到了十月底,我们入驻了学校旁边的产业园,此时,我们正式开始公司化运作,并且开始接触社会资源。

十一月,我们开始扩张团队,陆续进来了3个人。这次的招人,可以说是一次错误的招人。因为公司种子轮拿到的钱并不多,所以招不来厉害的人,只能使用凑活的人,然而,这加剧了企业的成本。不仅是经济上的成本,还有培训、沟通上的诸多成本。

十一月底,我去北京进行了融资,十二月中旬得到了成功的消息,此时,我们的资金压力也稍微缓和了些。

从公司第一次扩张(9月)到现在(12月底),四个月的时间,表面上看似平静,实际上我经受了很多创业者都有的精神折磨,其折磨,总结一下,大概以下几种:

  1. 资金压力,创业初期,无盈利。每天,每个人,每个月在我眼里都是成本,这成了我最大的心头结。
  2. 产品
    1. 方向是否正确
    2. 产品功能是否能满足需求
    3. 产品能否准时上线
    4. 产品是否能达到完美的市场契合度
  3. 市场推广压力
  4. 身边人对我的期待和观望

四个月来的正式运作,我未放松过一次神经。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在想今天要做什么,要做到什么程度,大家的任务如何安排;到了晚上,要总结今天团队做到了什么程度,离预期还差多少,如何弥补问题,如何推进明天的工作。

说不累,那是假的。

除此之外,核心的所有技术,都需要我来亲自架构。为了保证睡眠,每天晚上最晚10点半,我会离开公司。回去之后洗个澡还要阅读今天的互联网行业新闻到12点,然后睡觉;早上6点半或7点起来然后去公司,每天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雷打不动。

到了现在,我常常觉得心脏跳动有些快。前些天,遇到个老中医,一看到我就说我心脏负荷严重,肝功能在不断消耗。

我觉得,这是被他说中了。

我跟朋友打趣说,万一哪天我创业失败了,我可能会上街乞讨。朋友也是有趣,回我说,那桥头桥尾咱俩各占一个位置吧。

人的欲望真的永远无法满足,打工的时候想思想自由,创业的时候想身体自由。

或许,只有成了资本家,才能身体、财务、思想完全自由。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