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五月 31, 2017

差点忘记我还是个大学生

今天回学校考试,整理了下2年没住过的宿舍,找回了一些大一的回忆。作为一名仅仅过了半个学期大学生活的人来说,归校,对我来说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一旦回来,我就可以躲避真实的社会。看着同学们的样子,突然觉得我又是象牙塔中的一员了。

端午节回了趟家,我想再感受一些温暖。我当然知道,未来能体会的父母温情只会越来越少,我不得不面对冷冰冰的钞票,计算着房租费、水电费。

从连云港到南昌的列车上,结识了同在南昌上大学的几名小伙伴,他们来自各个学校各个专业,有学会计的,有学自动化的,还有学体育的。奇特的是,还有在南昌某高校教学的孕妇老师。

一开始,我站立靠着车厢呆呆的望着窗外,他抬头的时候我也刚好低头,出于习惯,我笑了一下,他就问我要不要喝酒。我犹豫了一下,问,“什么酒?‘,他说,”黄酒“。我回,“我挺想喝的,不过没杯子”。他二话不说,拿起自己的杯子去洗了洗然后给我倒了一点黄酒。黄酒不辣,暖暖的在肚子里回味,感觉和啤酒度数差不多。

跟女朋友在微信里说了这件事,她就让我问,“这是雄黄酒还是黄酒”。我问了之后,引得周围的旅客大笑,他也连忙解释,“不不不,这不是雄黄酒,这就是黄酒”。

经过后面的聊天,知道他是大一的学生,97年,自动化专业,热爱航模,还买了台3万人民币的无人机,喜欢航拍。那位老师开玩笑说,你的样子和你的年龄成反比,又引得我们笑了起来。

此后,他又说起了他们社团同学的“技术宅”属性。我看到了在他们这个年龄独有的对生活、新鲜事物的激情以及由内而发的创造力。

回想三年前,我也何尝不是如此。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真正的生活是何种滋味,不知道生活中除了所谓的“技术”还有如此多的油盐酱醋茶要处理,也不知道作为一个社会人要对多少人负责。天真的以为可以一辈子一边享受创造的乐趣一边赚到钱,其实非常难,任何创造的事情都是不赚钱的,赚钱的只有日复一日的劳动,年复一年的将创造性成果转化成对人们有意义的商品。任何商品都需要满足人性,人们使用任何一款产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再给自己带来其他麻烦。于是,为了满足这一点,就需要无数的重复性劳动,这是无可避免的。

我没有和他们提起我的经历,我的表现,甚至有些笨。在他们眼里,我应该是一个普通的,恋家的学生。

这挺好的,真希望我是这样的。

回来了,回到了仅仅只能再做我一年靠山的学校,明年6月之后,我再也无法有这样一座靠山。只有回到这里,我才能想起我还是一名学生

曾经,我不相信我不会被社会的残酷磨平棱角,永远会不顾一切的去做我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在思考,社会是什么?在我鄙陋的认知下,社会包含世俗的目光、衣食住行所需要的种种费用、以及对身边人的责任。责任,是体会到社会一切的缘起。

如今,我将年少的激情深埋心底,不会再轻易开启它。

但一旦开启,我希望它像破土而出的石猴一样,能为这个世界带来改变。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