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三月 22, 2016

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

产品是互联网公司的立足之本,技术是基石。但是现在的信息市场,充斥着大量只会对数据库增删查改的程序员,是一种遗憾。

不懂程序的产品经理是不合格的,同样,不懂产品的程序员也是不合格的。

一个不懂程序的产品经理会提出让程序员为难的需求,甚至一改再改,让人恶心;一个不懂产品的程序员,只能做出低用户体验,[……]

Read more

三月 09, 2016

WebAPP总览

手机端应用开发

平台

  1. iOS
  2. Android
  3. Windows 10
  4. Web

开发工具/语言

前端

  1. iOS -> XCode -> Swift/Objective-C
  2. Android -> Android Studio/Eclipse/Visual Studio -> Java/C[……]

Read more

三月 08, 2016

HTML5 canvas图像开发之多图层单个保存问题

HTML5的canvas可以直接覆盖,但当单个保存图层时会发生上一层图层附带下一层图层图像问题

解决办法是使用getImageData获得图像二进制数据,这个二进制数据是单独的canvas图像数据

再使用putImage将二进制数据绘制到新的canvas上,最后使用toDataURL转换为ba[……]

Read more

二月 22, 2016

解决Restify不记名令牌验证中出现的Authorization Header头失效问题

在使用了不记名令牌验证时,会使用Authorization头,而restify默认是不识别Authorization头的。
restify内置有cors模块,并且提供单独的逻辑进行处理,其默认可接收头列表如下:
[
‘accept’,
‘accept-version'[……]

Read more

二月 21, 2016

js 克隆对象

js的对象、数组传值都是按引用传递的,所以当把某个对象传递给某个变量时,操作新变量相当于操作原对象。
这时只需要手动复制下原对象即可:


cloneObject: function(original, ignoreList) { ignoreList = ignoreLis[......]

Read more

一月 20, 2016

( nodejs + restify ) + EventSource = comet

comet

俗称的服务器推技术,与ajax相对。comet能有效减少使用ajax轮询过程中产生的无用信息量,但缺点是耗费服务器资源多一些。

EventSource

EventSource是HTML5的服务器推标准实现方案。
熟悉WebSocket的用户会很容易理解这项技术。EventSourc[……]

Read more

一月 02, 2016

nodejs restify 配置cors

    //创建restify服务器
    var server = restify.createServer({
        name: 'rest'
    });

    server.use(restify.authorizationParser());

    server.us[......]

Read more

十二月 29, 2015

vue.js router中文传参报错处理办法

                var key = this.keywordSearched;
                console.log(key);
                var route = {
                    name: 'search-key'[......]

Read more

十二月 27, 2015

javascript Promise 实现

javascript Promise 实现

什么是Promise

举jQuery AJAX例子来说:

$.post('/',{}).done(function(data){
    console.log('请求成功');
}).fail(function(){
    console.l[......]

Read more

十二月 07, 2015

我的2015年

我的2015年
这一年学到了很多,无论是技术,还是对社会,对这个世界真相的认识。而我的梦想,如果以2014年高考后制定的目标来衡量的话,也仅仅踏出了半步而已。
进入2015年的时候,我对金钱的渴望更加严重起来。对于家庭和父母的憎恨,也到了一个新的级别。
在我15-19岁这四年,我的所有痛苦,可以说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