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八月 11, 2018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不惹人烦的评论家?

这个世界自古以来就不缺评论家,缺的是发明家。

评论家也叫批评家,他们评论文学、电影、音乐、美术,对一切凭空创造之物指手画脚。有的人是为了作品本身更好的发展,有的人则心怀叵测,不安好心。艺术家不喜欢第一种评论家,因为他们看不懂艺术家的内心。第二种评论家动机不纯,更不会让艺术家产生好感。但艺术家一[……]

Read more

一月 23, 2018

纯粹快乐的时代过去了

我很悲伤。

01

在这个时代按直觉做事是越来越难了,从前互联网上那份属于开发人最纯粹的快乐很难再找到了。我分不清,是茹毛饮血一直存在,还是我愚钝,现在才有所体会。

每天都是漫天的融资消息,投资人想赚钱,创业者想生存。想生存的创业者无法盈利,想赚钱的投资人找人接盘。除此之外,就是比特[……]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记技术路上的三次觉醒

我爱这个行业,就像我爱活着的人生。

第一次觉醒,少年将计算机确定为终身奋斗的方向。

趣味性,是计算机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自卑、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机器成了最好的工具。通往另一扇门的钥匙就在那个少年的手中。将自己的智慧转为计算机运筹帷幄的能力,正是孜孜不倦中所希望的。

Hello,[……]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生产与思考的距离

创业失败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信仰似乎是崩塌了。身上的重担得以放下的同时,少了一丝对这个世界更美好的向往。

我自己也很疑惑,这么容易崩塌的信仰能叫信仰吗?

我开始寻找支撑我继续奋斗下去的理由。

那些天,我整日泡在图书馆内,等待房租到期,然后离开这所城市,想着再也不会回去了。我拒绝做任[……]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透支身体并不能带给你什么

长久以来,我保持每天7点起床,12点睡觉的习惯。中间的17个小时,有大约15个小时用来工作和学习。我严格的控制这样的作息,甚至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如果算上高中的三年,这习惯已经有6年之久。而这样的习惯,终于让我在2017年尝到了苦果,即使我今年才21岁。

上半年在深圳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两个脚[……]

Read more

七月 02, 2017

专注创造,用艺术表现技术

相比较做一些买卖的商业行为,我更喜欢专注创造。在我的世界观中,每一款经过打磨的互联网产品,都是一件艺术品,而不仅仅是一项技术或商业成果。
在很多人看来,技术是冷冰冰、无感情和枯燥乏味的。是的,技术本身就是如此。五颜六色的代码看上去虽然华丽优美,但其内里无论如何都是千篇一律的。我契而不舍的追求新技术[……]

Read more

五月 31, 2017

差点忘记我还是个大学生

今天回学校考试,整理了下2年没住过的宿舍,找回了一些大一的回忆。作为一名仅仅过了半个学期大学生活的人来说,归校,对我来说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一旦回来,我就可以躲避真实的社会。看着同学们的样子,突然觉得我又是象牙塔中的一员了。

端午节回了趟家,我想再感受一些温暖。我当然知道,未来能体会[……]

Read more

二月 04, 2017

互联网七年之痒 一

首发在知乎专栏:https://zhuanlan.zhihu.com/p/25080595

大概有六七年,我一度沉迷电子游戏,不能自拔,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初中二年级。小霸王、电子宠物、掌上游戏机、游戏厅给我的童年带来了不少乐趣。

有了QQ之后,便开始大量关注腾讯游戏。直到现在,我对腾讯游[……]

Read more

十二月 25, 2016

我的2016年

一年又要过去了,日常总结。

我特别喜欢写总结的时候,停下来整理思绪的时光非常宝贵。在去年的总结中,我说:

我还不是创业者,但在最多两年内,我会成为创业者,追我的梦。

事实上,我在4个月之后即成为了一名创业者,这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快很多,快的有点措手不及。我很想说,我还没准备好,但是显然,开[……]

Read more

十月 09, 2016

技术的商业化

最近博客十分低产,技术性文章趋近于零。
或许,是我黔驴技穷了;也可能,是我对技术失去了热情;更可能,是我累了。

这期间,我涉及到了云计算、Docker、运维、自动化部署、自动化构建、可视化、消息队列、持续集成等等一系列技术,除此之外,还用vuejs封装了一套Web APP框架,全组件化开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