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一月 01, 2019

2018 年是此前一切的结束

2018 年是过去十年的结束,2019 是未来十年的开始。

从六岁到二十二岁,做了十六年的学生;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做了四年的创业者。

四年前,高考后我告诉自己,所谓的结束,其实有无限可能。四年后,在面临着另外一个身份的结束时,也需要告诉自己,要想不受苦受难,或者少受苦受难,就必须接纳无常,否则必须经历人生的起伏

2019 年,需要清零此前的作为,从零开始,以一个新的身份与这个世界博弈。

这个新身份是一个成年人,一个彻彻底底的成年人。在这之后的每一步,我们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2019 的到来让我想起了和九有关的很多故事。

2009 年夏天伊始,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那段童年经历,在我现在及未来的路上,都在不停提醒我当初开始的原因和动力。

在日本,九代表”baka”,也就是笨蛋。我的 QQ 列表中,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名为er” 的分组,里面还有不再联系的二十五人。

2019 年开始迈入人生的第 23 年,十年前我于偶然中发现了互联网隐藏的巨大宝藏,于是立志,奋斗至今,仍未在此虚拟世界中获得一席之地。

2018 年是我十年来最迷茫的一年,快结束的几天,每晚都在深夜沉思前事,想找到突破口,因为我对未知的 2019 没有足够的信心。四年前,我可以说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四年后,我虽算不上老油条,也再不是初生牛犊了。

即使 2018 年是十年前所有一切的结束,然而人生的煎熬从未结束,接下来走的路,会让未来越来越好吗?

凌晨,我在朋友圈发下了这个疑问,得到了数十个回复,包括大学老师、素未谋面的网友几乎都告诉我:会好

12 月的时候我终于能放下自己的执念,我不再盲目编码,也不再持续生产。我买了数十本书堆在客厅,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看书。我不再漫天的寻找方向,也不释放焦虑,我从书中获得了久违的自由。

一切执念都是虚妄。我总是寻求意义,却没明白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2018 年有太多人离开这个世界。从小学就在书本中的霍金,到从高中开始仰慕的李敖,再到活跃在电视上的李咏和金庸小说的各个改编作品,他们的离世,让我在震惊中充满了感恩。

为此,我也经常提醒周围的朋友,珍惜当下,因为人类个体真的很脆弱。整体的强大,并不能掩盖个体的易逝。只要活着,就什么都有可能。

2018 是此前一切的结束,2019 以及未来的十年,要以一个全新的心态去体验。将自己看作是初入社会的婴儿,但不能再以婴儿的速度成长,你要比小时候牙牙学语时快十倍,才能追赶上世界的变迁。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