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十一月 10, 2017

记技术路上的三次觉醒

我爱这个行业,就像我爱活着的人生。

第一次觉醒,少年将计算机确定为终身奋斗的方向。

趣味性,是计算机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自卑、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机器成了最好的工具。通往另一扇门的钥匙就在那个少年的手中。将自己的智慧转为计算机运筹帷幄的能力,正是孜孜不倦中所希望的。

Hello,World之后,这个电子的世界陪伴着少年一路成长。硅谷的创业奇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你也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在失落的夜里,无人的街道上,叛逆的日子里和老师吵架之后,少年总是自问:“为什么不能是你?”。

中二的年龄里,总是不断的想要证明自己。好事坏事,都要做一遍。从利用系统漏洞的破坏软件,到辅助人类管理系统的工具,再到技术幼稚的聊天机器人、中文编程语言解释器。

在一次次并不完美的实践中,少年觉得自己始终没有弄懂计算机的运行原理,于是沉下心来,在高中的课堂上拒绝应试教育,不务正业,啃着大学学生才学的厚厚的计算机书籍。

在一次次升学的痛苦中,败北的少年曾经在地上匍匐,也曾告诉自己,“所谓结束,其实有无限可能”。

这不仅是技术觉醒,也是一次人生意义的感知。

第二次觉醒,少年窥探了社会的商业本质。

不参与实际生产,不足以聊人生。少年参与到资本生产中,才发现,兴趣与爱好可能并不能作为工作。底层的工作总是枯燥、乏味、重复和望不到尽头的。少年有些怀疑人生,不敢想象真实的生活是这样的。

突然想起高中学到的“互联网属于服务行业”,少年终于理解互联网属于服务业的原因了。

在最绝望的时候,少年一边给自己打标签:中二、妄想狂、仍在负隅顽抗的精分患者,一边又用鸡汤麻醉自己:“未来模糊不清,如果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当开点儿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同时,用另一只手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

很长时间单曲循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享受悠扬空旷声音的同时,少年想象自己渺小的身躯驻留人世,是不是太久了,是不是只剩下手中的笔和将朽欲朽的脑子了。

于是开始重复高中的轮回,不断自我否定,扇光过去自己的幼稚无知愚蠢和自大。

然后又感到自己的极端,无可救药。

后来,少年问了自己几个问题,他希望想清楚一切以帮助自己继续往下走:

  1. 我做什么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轻松;
  2. 我如何解决影响效率的事;
  3. 我到底想要什么?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做?
  4. 名、利和伟大的愿景排个顺序。

解决了这四个问题后,少年将自己的职业规划重新梳理,生活似乎又走向了正轨。

但是那个热爱编程、曾想着要以代码为生活的少年彻底死去了。

第三次觉醒,少年成为了一名共产主义者。

少年连续两年多每天16个小时的劳动,让他看清了很多事物。他看到了资本的罪恶,感受到了乌合之众的普遍性。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比计算机更伟大的事业,但是这条路显然比与机器打交道难的多,所以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学校十几年的教育都无法让一个人了解马列毛概的伟大之处,社会大学却用短短的三年改变了一个人。很多人对“共产”有误解,这里的“产”其实是生产资料,除了生产资料之外,其它东西都算不上“产”。

少年对共产的执念,并不是出于一己之私,而是对天下苦难百姓的同情。无数次,在地铁上见到背着粗布麻袋、手脚黝黑粗壮的劳动者,他无法相信在2017年的今天依然救不了这些人。

少年依然不知道如何拯救他们,毕竟,他还未完成自救。

终于,少年在一次次吃土,一次次失败中对目标又有了一个清晰的划分和原则:

  • 产品上至少影响十亿人
  • 技术上有一个突破
  • 全新的方法

科技不会随时间变好,只有当疯狂的人付出疯狂的努力的时候,他才会变好。这个社会,也是一样。

最后,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文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