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十一月 10, 2017

生产与思考的距离

创业失败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信仰似乎是崩塌了。身上的重担得以放下的同时,少了一丝对这个世界更美好的向往。

我自己也很疑惑,这么容易崩塌的信仰能叫信仰吗?

我开始寻找支撑我继续奋斗下去的理由。

那些天,我整日泡在图书馆内,等待房租到期,然后离开这所城市,想着再也不会回去了。我拒绝做任何生产性工作,只在图书馆内进行连绵的思考。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观察他们的行为,思考他们的职业。起身倒水的时候,我还会去偷瞄他们在看什么书,以此来验证我的想法。

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有头发没掉精神矍铄的老大爷,有西装笔挺领带整齐的年轻人,有穿着校服午后看言情小说的中学生,还有染着黄毛藏着纹身的大汉。这图书馆似乎是聚集了社会上的各色人等。

那段时间我非常憎恶生产,持续每天十几个小时的生产已经两年了,这让我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少。缺乏思考的工作,就像是无脑对着红斗篷冲的公牛,迟早把自己累死。

有一天早晨,我看到图书馆门口贴着“招聘保安”的字样,我甚至想干脆做个图书馆保安得了,既能看书享受清闲的时光,又能养活自己。有图书馆保安的话有没有图书馆管理员呢,这个职业似乎时间更加充裕,因为我看到那些保安在不停的巡逻。于是我在网上寻找相关招聘,并没有找到。

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我觉得这样偏安一隅,不在行业里摩擦,体验大风大浪是难以成事的。

房租到期之后,我如期离开了这所城市,转而北上,寻找新的机会。

此时我踏入社会已经30个月了(尽管到目前为止还要8个月我才本科毕业),我得到了很多成长,从技术,到性格,社会大学给予了我很多宝贵的经验,让我从一个懵懂羞涩的男孩成长起来。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我终于越来越理解马克思,越来越理解毛泽东,越来越了解这个世界残酷的本质。

北上之后,我选择了新的信仰,无关互联网,无关技术,这次有关的,是社会。

社会和自然都是客观存在的,我没有学过任何自然科学,因为我自认没有天赋,初高中的物理化学从未考过高分。计算机本身不属于自然,所以我从不认为计算机是一门科学,它只是科学的衍生物。计算机、互联网本身都是人造机器,搞机器虽然复杂但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关于人的科学。

毛泽东有云:“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这两年来,想想我似乎都在与生产力做斗争。

从“解放开发者生产力”到“技术推动社会进步”,再看如今,这样充满理想主义的措辞我已经不敢再说出口了。

我逐渐认识到,凭我现在的能力很难做成这么大的事情。

人呐,需要一个放空自己的机会,让生产与思考的距离变的短一些,再短一些。

我不懂其它行业的生产是如何的。我虽然自诩互联网人和技术人,但我没有去过一家血统纯正的互联网公司。何谓血统纯正,很简单,BATJ,TMD这些市值10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别说100亿美金了,10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我也没去过。并非不能去,而是不想去。我骨子里似乎就流淌着一种非要与常人逆道而行的血液,我的自由意志并不能改变这一点。

我们姑且把互联网行业分为互联网服务业和软件服务业。这两者的不同在于,互联网服务卖服务,软件服务卖软件。卖软件最成功的是微软,卖服务最成功的数不胜数。估值10亿美金的独角兽基本都在卖服务。

我始终觉得“软件服务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仅仅能养家糊口,做不成伟大的事情就算了,还是永远的打工阶级。仅仅是与“客户”的周旋中,就会浪费一家公司的绝大多数精力。为什么?因为软件服务,是单一客户需求驱动型产业,这就定性了所产出的产品不具有任何创新性与革命性。

当然我也承认,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革命与创新,大多数东西都是墨守成规,因为符合大众习惯。我也不是说劳动密集型工作不好,这个工作是需要人做的,专业分工下产生的各种外包服务,的确能满足很多人的需求,但仅仅是能赚钱,仅此而已。

我不喜欢外包最的原因是,做着不开心,很痛苦。赚钱的方式千千万,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折磨自己呢?外包最消耗的,其实是程序员的生命。每个程序员都需要放下电脑,去亲近产生自己的自然。

所以我当时怀着救世主的心态,想要救这些人于水火,解放他们的生产力,脏活累活我都想帮他们做好,而效果自然是没有达到预期的。

个中原因很多,我已做了太多反省。

高中是我最孤僻的一段时间,每天我都不与人交流,只思考着自己的计划。那个时候还在想,这么思考计划着,啥时候能实际行动啊。也是痛苦,只思考不实践的痛苦。创业的时候,只生产不思考;学习的时候,只思考不生产,都走入了极端。但是仔细想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高中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让我去生产,因为高考摆在前面;创业时也没有任何可能性让我去思考,因为生存摆在前面。

我仍没有找到生产与思考的平衡点,所以我给了自己最长4年的时间去寻找,然后再度起航。

万一这次起航成功了,后面的事情我也想好了,这关乎到我的新信仰;万一又没成,那就再来一次呗,多大点儿事。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