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九月 11, 2017

技术人如何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

政治课从小学上到大学,从思想政治上到马列毛概,政治是一个中国人生来就受到耳濡目染的词,但是这种耳濡目染却让很多人反感,甚至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大多数学生和部分成年人觉得这是洗脑教育、洗脑宣传。

站在统治者的角度,最好的事情是,人民愚蠢、麻木而不自知。

而我们的教育,却在你最小的时候告诉你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告诉你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将成人世界的规则露骨的展示给你。

大多数学生在这个阶段是不自知的,因为学生并没有参与社会生产,无法体会。

昨天重温《让子弹飞》,在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有这么一个片段,张麻子带着三个兄弟,在广场骑马奔跑,大喊“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在喊了七八遍之后群众依然不为之所动,在喊了第十遍之后,有群众跟着跑了一下,但是发现张麻子一伙只有四个人,群众不相信张麻子能杀掉黄四郎,于是跟着跑着跑着,一个也没跟来。怎么办?姜文看出来了,群众是谁能赢就支持谁。他于是对着碉楼打了一夜,让群众以为“起码要死一个人”,然后天亮回头,当着群众面的处决了“周润发”(实际这是一个替身),让群众看到了姜文的力量,群众终于相信他了,大家都拿着先前发的枪,一涌而入冲进了周润发的碉楼,犹如“打土豪,分田地”一样,兴高采烈地把这个土豪劣绅的家产分了个精光。

电影放到这里,群众的愚蠢、无立场显露无疑。

高三毕业的时候,我看过一本书,叫《乌合之众》,该书毫不留情的指出“群体=弱智”,如“十字军东征”,“拿破仑暴政”,“希特勒二战”等,他指出,正因为群体的无知,群体中的领袖才能操控事情发展。

高中政治那些东西,我很遗憾,它变成了类似八股文的考试内容。等我真正进入社会时,想起高中政治、马列毛概,才觉得这真是大学识。

生活改变了我,生活让我对世界的看法改变了很多。

有一天,一个朋友突然对我说——“欢迎进入现实世界”。我这才意识到,原来20岁之前的我,一直活在一个被长辈圈起来的虚幻世界中。

这个现实世界,到处充满了剥削、利益和斗争。有内部斗争,有外部斗争,还有阶级斗争。而我,在这个世界中,被人剥削,也剥削别人,做过任人宰割的程序员,也当过手握权钱的命令下达者。

二十岁的我,曾经对“生产力”这三个字拥有无限的执念:生产力不够发达让人们不停的加班劳动,不停的加班劳动损害身体、精神,剥夺了原本的生活时间。

我曾经想要拯救他们,尤其是那些日以继日写业务代码的程序员们。

后来我知道我错了,工具不足以拯救他们,能拯救他们的,只有思想认知上的改变。这就好像是鲁迅所说的“治病救不了中国人”,于是他弃医从文,从思想上动员人民。

再到后来,我悟出两句话:

  1. 技术决定生产力下限
  2. 生产关系决定上产力上限

技术无时无刻不在发展,生产关系却跟不上技术的发展。技术发展靠的是人的智慧,而生产关系的改善靠的是人的阶级觉醒(想用道德约束上层几乎不可能)。技术只是搞搞机器,阶级觉醒要靠生活,后者是更难的。

没有阶级觉醒,根本谈不了跨越阶级的事情。阶级觉醒还只是第一步,还需要真正做出改变。这种改变就是深切的正视“人与人之间存在剥削关系,并且以消灭这种剥削关系为己任”。

自那时起,我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党员,我说不是,紧接着会说一句,“虽然不是党员,但心中揣着党”。因为受不了入党的繁文缛节,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花花招子上,我觉得,只要有心就够了。

我还是一名坚定的不受规则控制者,从小到大,没有一条规则制约过我的自由。

我对共产本身,持保留意见。但是实现共产的路上,有一个充分必要条件是不可以被忽视的,那就是生产力的极大提高。提高生产力,既要发展技术,也要改善生产关系。

少一些剥削,你好,大家也好。

我见到过很多三十多岁的程序员,碌碌无为,无人脉,无想法,别人说什么做什么,这不是人生本来的样子。身而为人,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主观能动性能使人们客观的认识世界,也能使人们更好的改造客观世界。

身为技术人,非常应该提高政治觉悟。

技术人是切实的在用双手改造世界,但是一定要意识到“剥削的客观存在”,并接受这种剥削,然后慢慢的去消灭这种剥削。消灭这种剥削的方法,技术人能做的,就是用技术,将生产力的提高发挥到极致。同时也要知道,你不能一辈子深陷改造世界的细节中,你更应该掌握主动权,去影响群众,对,就是那些愚蠢不自知的群众。除此之外,还要对底层人民,怀有最大的同理心和同情心,去帮助他们,脱离苦海。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