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八月 11, 2018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不惹人烦的评论家?

这个世界自古以来就不缺评论家,缺的是发明家。

评论家也叫批评家,他们评论文学、电影、音乐、美术,对一切凭空创造之物指手画脚。有的人是为了作品本身更好的发展,有的人则心怀叵测,不安好心。艺术家不喜欢第一种评论家,因为他们看不懂艺术家的内心。第二种评论家动机不纯,更不会让艺术家产生好感。但艺术家一般不会与第二种人计较,因为这只会浪费他们用来创作的时间。外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外行评论的时候大多是随性而起,有感而发;内行的评论多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观察表象背后的动机和背景。

往大了说,一家公司的诞生和艺术家做一幅画的过程是一样的,往小了说,一个产品的诞生和做一幅画的过程也是一样的。

所以 YC 的创始人 Paul Graham 才会写《黑客与画家》这本书,这本书对黑客的定义是“有艺术特质的程序员”。黑客们对计算机有近乎偏执的热爱,他们不会根据领导意志实现业务,也不会根据产品规格说明书写出代码,黑客们想要通过计算机完成一些伟大的事情,也想要和伟大艺术家一样备受推崇和留芳后世。

画家和黑客都追求着“美”。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原创,最终得到一个优美的结果。但是这里的原创不是代表完全的“原创”或“闭门造车”,他们更懂得“借鉴”甚至“抄袭”。好的画家和黑客都不会吝啬于抄袭,因为通过抄袭,他们能赋予原本的事物更多的可能性。乔布斯和毕加索都是这样的人,这也证明了“好的艺术家模仿,伟大的艺术家窃取“

一个更好的艺术作品或产品出现时,都是为了修正艺术家眼中丑的东西。愿意作出更好作品或产品的人,都是品味更高的人。

但这种品味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特地买了优酷的会员观看了《逐梦演艺圈》。我想确认一下,这部电影是否真如网络评论那般不堪入目。看完之后,平心而论,虽然整部片子硬伤极其多,但并不是完全不可看。作为半个影视人,我在观看剧情的同时,还会结合导演的背景去理解他这么表达电影的深层想法究竟是什么。虽然这部电影大部分的演员演技都不在线,叙事混沌抓不到主线,但最终我得出了毕志飞很认真的结果,他不仅是个纯洁的人,还有很大的抱负。

当然,态度认不认真不能用来评价一部电影,认真并且能出成果的人才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世界就是这样。坦白来讲,毕志飞的能力撑不起他的野心,但作为一个局外人,一个看完电影之后进行评论的评论家,我会设身处地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为什么要这么做?电影,表现的是一个导演的思想内核,通过这个思想内核和他在微博上的只言片语,我越来越觉得,他尽力了,他拿出了很多诚意,这就是他心中认为的“美”。尽管这种“美”几乎不被任何人认同,但既然他在追求,那么我们就应该给予应有的尊重,尊重每一个追求“美”的画家。

Neon mural of woman wearing sunglasses and pink lipstick on brick wall in England

因为内心的黑客冲动,每年我都要开发至少一个产品,一年不做新产品我就慌。因此原研哉的《设计中的设计》我也拜读过两次,书中很多设计经验我在做 PPT 或设计 UI 时都会用到,也会避免一些错误的设计方式和新手设计方式。

原研哉——《设计中的设计》,每一个人都应该看

但是有一天,另外一位黑客告诉我“这样的设计方式是错的”,我开始思考,设计真的有必要按照一定的规格,一定的流程来吗?如果艺术可以随心所欲,那么设计这个属于艺术子集的为什么就不能随心所欲?

艺术是给人看、听和享受的,设计很大程度上要给人使用。既然要给人使用,那么必须按照“最易用”的基本原则来设计,这是一种妥协,所以我得出的答案是不能

回到主题,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会有评论家的出现,而这里面大多数的评论家都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进行评论。这些站在自己角度进行评论的评论家,往往是最不受人待见的。他们评论的越多,越能显示出自己的专业缺陷和情商不足。

一个优秀的评论家在评论时应该深刻了解作品的背景和创作者的意图,如果这个作品是一个产品,那么还要了解产品的长期愿景。如果不了解这些,就不要肆意发出评论。你一旦发出了评论,创作主体不仅不会买账,还要维护你的面子说一句“你的建议我们会考虑”类似的客套话,而你自己的声誉则会遭受损失,这是两败俱伤。发出一个评论,和创作一个作品是不矛盾的,都需要深切的理解背后的东西。如果一个评论家仅仅是为了逞口舌之快和指手画脚的优越感,那么只会让人离他越来越远。

在心理学上,给别人建议的人,比接受建议的人,更有心理优势。因为这些所谓的“评论”和“建议”,无形中传递出了评论家们内心的“优越感”。在一个“评论家”发出评论的时候,他已经将自己置于被评论人之上了。而如果被评论人认为两人之间是平等的,在另外一方突然打破平衡时,则会招致愤怒。如果是有益的还好,若是无益,无论是谁都会讨厌。而大多数评论者都不了解作品的背景,这就导致了大多数的评论都是无益的。

评论家很苛刻,往往被评论者没达到100分便要招致评论家的白眼。但这些评论家,很少有自己从头到尾创作过一个作品的,他们只喜欢口水的生产。不生产口水的人知道,哪怕是得到99分,也要一万分的努力。因此,创作者们都是惺惺相惜的。他们不会随便评论彼此,他们知道每一个作品都是创作者努力的集合,真正要评论的时候也会温和伴着鼓励并给予解决方案

一个优秀的评论家在评论时会让自己尽量卑微,不会让被评论者觉得自己处于一个弱势状态。在咱们这个资本社会,劳动者是被看不起的。每一个人都尽力往上爬,想要成为那个动动口,事情就能解决的人。每一个创作者也是劳动者,因此他们也会对自己的地位产生困惑。在自己的作品被评论时,他们也会自我怀疑。评论家若想让创作者接受自己的建议,最好让自己处于一个弱势的状态,至少表面上是。

当然,以上仅作用于真正乐于创作并对创作有信仰的人。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