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七月 02, 2017

专注创造,用艺术表现技术

相比较做一些买卖的商业行为,我更喜欢专注创造。在我的世界观中,每一款经过打磨的互联网产品,都是一件艺术品,而不仅仅是一项技术或商业成果。
在很多人看来,技术是冷冰冰、无感情和枯燥乏味的。是的,技术本身就是如此。五颜六色的代码看上去虽然华丽优美,但其内里无论如何都是千篇一律的。我契而不舍的追求新技术,并不是为了技术本身,这些技术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通过它们可以创造奇迹。

是的,我又谈到了创造。我喜欢用自己的双手和计算机创造出令人惊叹的艺术品。

时常会想起那个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的少年,内向、不善交际,自顾自的研究着眼前的计算机世界,他的好奇心足以填满整个互联网,他迫不及待的想了解这一切究竟是如何运行的。

那台装着windows7的电脑弹出一个对话框,他按下确定时在心里想:“这个按钮先是关闭了这个窗口然后才执行后面的任务”;打开任务管理器看到优雅的绿色波浪线像示波器一样滚动时,他马上啃着让人伤脑筋的win32 API也想实现一个;火爆起来的日本中二动漫刀剑神域激励他做出了和动漫中游戏场景一样的桌面UI;代码写多了,不理解字符串是如何变为二进制执行的,转而去学习编译原理和计算机体系结构;中二到达顶峰的时候每天每夜在互联网上搜索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学prolog,建AI网站(AIEB),那年他刚升高一。说起来,高一学的prolog在他大一的时候通过在国外网站上做题目也小赚了一笔钱。

Web、编程语言、游戏、数据库、编译器、操作系统…他对每一个计算机的分支都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心,但是遗憾的是这些好奇心并不能一一得到满足。那些可怕的数学公式,即使是他这样好奇心旺盛的人,往往也会望而生畏。

高考完的一天,他终于领略到了JavaScript的威力。从那时起,他抛下了从前为了学好而写满整整一大本笔记的C/C++,也抛下了在高二期末考试前夕还在看的汇编语言,更抛下了他充满敬意的.NET。“只需要一门JavaScript就可以全部解决的事情,没必要费心费力学其它的了”,他这么想着,从此开始了他在Web上的创造之路。

他在Web上是一个轮子专业户,曾写过响应式CSS框架、浏览器数据库(支持SQL、可视化设计器和命令行)、在线流程图绘制工具、MVVM框架、在线IDE(支持可视化拖拽)等。Web在他心中,是取代了桌面和移动客户端的全新编程平台,并且其存在地位无可撼动。

遗憾的是,至今他还没有一款让社区激动的作品。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对现状无法满足。冥冥之中,命运提醒着我,即便我无法成为我想要成为的人,我也应该继续坚持走出自己的路。

遇到过不少人,很鄙视技术,觉得技术一文不值,对技术人员更是充满了偏见。但我都会不遗余力的让他们知道,技术并不仅仅是你想的那样。技术可以很美,也可以很丑。它可以丑到像政府网站那样一成不变,也可以漂亮似苹果官网惊艳眼球。而这些都掌控在使用者身上,和技术本身无关。

中国的技术人员很多,厉害的技术人员更多。但是拥有审美意识的程序员凤毛菱角,这也产生了大量的程序员偏见。油光满面、拖鞋裤衩格子衬衫常常被当作程序员的标准着装。这是因为,大量中国人的整体素质并没有适应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而美国的程序员审美素质和其经济实力是成正比的。

艺术是技术的升华。技术和艺术相比起来,前者是曲高和寡、阳春白雪的,而后者是雅俗共赏、道近易从的。是艺术将代码的复杂度抽象出来,让用户去感受代码带来的美妙体验。糟糕的艺术表现,其背后一定有糟糕的代码;而优雅的艺术表现,其背后一定有优雅的代码实现。中国的问题,不仅仅体现在实体产业中的低端上,也体现在互联网业务的低端和垃圾上。是那些不注重审美的网站和程序拉低了整个行业的水平。这点在美国几乎不存在,美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正是由于他们这份把每份工作都做到极致的信念。

技术是硬实力,艺术是软实力。电影作为第七大艺术,美国再一次抓住了浪潮,使之工业化。而中国,至今也是原地踏步。即使是陈凯歌、张艺谋这些大佬级别的导演,也未曾将中国电影做到像美国电影一样输出。中国互联网技术实力不可置否的非常强大,从QQ的数亿级消息分发、阿里的双十一海量业务处理和百度的PB级数据检索都可以看出来。但是,中国互联网的设计水准仍然落下美国一大圈。百度搜索“免费响应式模版”,搜来的大量模版全部来自英语和日语国家,国内的程序员更多的是将Bootstrap套上去然后进行售卖。两大设计风潮,Material Design和扁平化设计,来自美国的Google和Apple,而国内的BAT在此却无所作为。中国的设计师不懂代码,懂代码的不懂设计,这是一个螺旋,会不断沉默。只有软实力的提高,才能让中国的互联网形象继续提高。

其实说到创造,我又想提提我深恶痛绝的“软件服务外包”。

讨厌外包最大的有两点原因:

遏制我去创造的心理和不懂之人的指手画脚妄加干预;
需求的不确定和频繁改动。
对我来说,计算机不应该是被这样使用的。每次听到外包,我只会感到一阵反胃。一旦碰到它,我更会觉得是对我生命的极大浪费。

外包跟创造是对立的!外包跟创造是对立的!外包跟创造是对立的!

我需要一段时间,不专注业务,不专注金钱,只专注创造,用艺术表现技术,直到我的作品可以让社区折服。

相关文章

返回
  1. 暂无评论。

  1. 暂无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