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八月 11, 2018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不惹人烦的评论家?

这个世界自古以来就不缺评论家,缺的是发明家。

评论家也叫批评家,他们评论文学、电影、音乐、美术,对一切凭空创造之物指手画脚。有的人是为了作品本身更好的发展,有的人则心怀叵测,不安好心。艺术家不喜欢第一种评论家,因为他们看不懂艺术家的内心。第二种评论家动机不纯,更不会让艺术家产生好感。但艺术家一般不会与第二种人计较,因为这只会浪费他们用来创作的时间。外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外行评论的时候大多是随性而起,有感而发;内行的评论多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观察表象背后的动机和背景。

往大了说,一家公司的诞生和艺术家做一幅画的过程是一样的,往小了说,一个产品的诞生和做一幅画的过程也是一样的。[……]

Read more

七月 12, 2018

只有烂程序员才相信世界是由技术驱动的

大概2个月前陆奇的一篇文章刷屏:“一个优秀的程序员,要相信世界是由技术驱动的”,我觉得这句话是狗屁,不过是资本家用来哄骗程序员的。我认可陆奇的五点要求,但这些只是程序员的本职工作。

别忘了,去掉程序员的职业身份,他们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只有烂程序员才相信世界是由技术驱动的,优秀的程序员会意识到世界是由资本和权利驱动的。

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技术也好,商业也罢,都只是用来解决社会问题的工具。以前我认为技术是面向机器的,现在明白了,其实真正优秀的、可靠的技术,都是面向人类的。你在优化设计模式的时候,不是在优化机器,而是为了让“人”维护起来更方便;你在优化算法的时候,不是[……]

Read more

五月 29, 2018

Ubuntu 16 单台机器部署mesos+marathon+zookeeper

安装mesos marathon和zookeeper

# Setup 
sudo apt-key adv --keyserver keyserver.ubuntu.com --recv E56151BF 
export DISTRO=$(lsb_release -is | tr '[:upper:]' '[:lower:]') 
export CODENAME=$(lsb_release -cs) 
# Add the repository 
echo "deb http://repos.mesosphere.com/${DISTR[......]

Read more

五月 24, 2018

云端身份认证,你了解这个新兴的市场吗

云端身份认证,也叫IDaaS(Identity As a Service)。这是个很超前的概念,试想下未来做APP、网站或其他系统的时候直接通过云端API授权用户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你可以免掉写各种平台的OAuth登录,免掉设计各种字段来满足不同的登录方式,免掉检查安全问题,如果流量很大,你甚至不用操心该怎么处理并发问题,这一切都在云端为你做好了。

这就和将服务托管在云端一样。一开始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系统放在一个第三方平台运行,但最终,市场让阿里云成了全球第三大云计算厂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马化腾也说,云计算就是未来的水和电,在人人都需要水和电的今天,互联网企业也不会错过。[……]

Read more

四月 01, 2018

我为什么劝你不要过度纠结于技术细节?

给陷入互联网狂欢的技术人员泼一盆冷水。

一周前,一个群里有一位朋友,上来就破口大骂“Python垃圾语言”、“效率极差”,一开始我没有在意,后来他开始发红包骂Python。我并不是一个Python粉,但是看到这里,我觉得有些过分,于是,作为群主的我,有必要出面教育一下他了。

我首先是发了这么一段话:

我发现,一个底层员工出门谈业务、甚至是聊天的时候,尽管他可能恨透了这家公司,但是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反复强调自己是某『大』公司的员工,充满自豪感。

因为自己太弱小,需要一个庞大的东西给自己撑腰。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理特点。

但如果是公司高层出去,则很有可能对这家公司充满了冷嘲[……]

Read more

一月 23, 2018

纯粹快乐的时代过去了

我很悲伤。

01

在这个时代按直觉做事是越来越难了,从前互联网上那份属于开发人最纯粹的快乐很难再找到了。我分不清,是茹毛饮血一直存在,还是我愚钝,现在才有所体会。

每天都是漫天的融资消息,投资人想赚钱,创业者想生存。想生存的创业者无法盈利,想赚钱的投资人找人接盘。除此之外,就是比特币“带给我内心的膨胀和煎熬”。线上变得越来越现实,线下变得越来越虚幻。

在十年前,这应该是相反的吧。

现在互联网人常说的:“流量”以及所谓的“流量红利”,让我很是讨厌。以这两个字为导向的企业,都将一名名用户视作冰冷的数字,没人关心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只要是能达到我的商业目的[……]

Read more

一月 02, 2018

过去的2017年

今年的年终总结写的晚了一些,因为比之前更忙了。

年中,带着遗憾结束了Gospel项目后,来到北京投身人工智能行业。

创业失败是失败了,但这一年仍然有非常多的成长,无论从技术、思维、视野、见识等看,都有非常大的进步。其实之前我都没有正式做过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但人工智能这个东西,我在2011年的时候就觉得他会是下一个时代的引领者。至于怎么引领不好说,但我当时业余搞过聊天机器人(不过没有那么专业,http://ai.ivydom.com/ 这个网站现在还在),现在正式进入人工智能行业,对我来说也算是圆了年少时的梦。

技术其实没啥好说的,AI发展到现在,算法什么的都挺成熟了,重要的[……]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记技术路上的三次觉醒

我爱这个行业,就像我爱活着的人生。

第一次觉醒,少年将计算机确定为终身奋斗的方向。

趣味性,是计算机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自卑、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机器成了最好的工具。通往另一扇门的钥匙就在那个少年的手中。将自己的智慧转为计算机运筹帷幄的能力,正是孜孜不倦中所希望的。

Hello,World之后,这个电子的世界陪伴着少年一路成长。硅谷的创业奇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你也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在失落的夜里,无人的街道上,叛逆的日子里和老师吵架之后,少年总是自问:“为什么不能是你?”。

中二的年龄里,总是不断的想要证明自己。好事坏事,都要做一遍。从利用系统漏洞的破坏软件[……]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生产与思考的距离

创业失败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信仰似乎是崩塌了。身上的重担得以放下的同时,少了一丝对这个世界更美好的向往。

我自己也很疑惑,这么容易崩塌的信仰能叫信仰吗?

我开始寻找支撑我继续奋斗下去的理由。

那些天,我整日泡在图书馆内,等待房租到期,然后离开这所城市,想着再也不会回去了。我拒绝做任何生产性工作,只在图书馆内进行连绵的思考。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观察他们的行为,思考他们的职业。起身倒水的时候,我还会去偷瞄他们在看什么书,以此来验证我的想法。

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有头发没掉精神矍铄的老大爷,有西装笔挺领带整齐的年轻人,有穿着校服午后看言情小说的中学生,还有染着黄毛藏着纹身的大汉。[……]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透支身体并不能带给你什么

长久以来,我保持每天7点起床,12点睡觉的习惯。中间的17个小时,有大约15个小时用来工作和学习。我严格的控制这样的作息,甚至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如果算上高中的三年,这习惯已经有6年之久。而这样的习惯,终于让我在2017年尝到了苦果,即使我今年才21岁。

上半年在深圳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两个脚踝上和双臂上的伤口三个月未愈合,在吃了很多药和抹了奇奇怪怪的药膏后,从此皮肤开始过敏,彻底与羊、海鲜和火锅告别。就算不吃这些,时不时的复发也让人痛苦,连坐长途火车卧铺后也会瘙痒一整天。

下半年智齿发炎,左脸肿起,疼到睡不着,吃不了饭,连米粒都咬不动。打消炎针的时候大概因为上半年被咬的缘故,对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