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 DOM


 

人生就像一副复杂拼图
每个人总有属於自己的记忆碎片
优质美国空间-老薛主机|IVY DOM|Flowline|

联系我

RSS




四月 01, 2018

我为什么劝你不要过度纠结于技术细节?

给陷入互联网狂欢的技术人员泼一盆冷水。

一周前,一个群里有一位朋友,上来就破口大骂“Python垃圾语言”、“效率极差”,一开始我没有在意,后来他开始发红包骂Python。我并不是一个Python粉,但是看到这里,我觉得有些过分,于是,作为群主的我,有必要出面教育一下他了。

我首先是发了这么一段话:

我发现,一个底层员工出门谈业务、甚至是聊天的时候,尽管他可能恨透了这家公司,但是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反复强调自己是某『大』公司的员工,充满自豪感。

因为自己太弱小,需要一个庞大的东西给自己撑腰。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理特点。

但如果是公司高层出去,则很有可能对这家公司充满了冷嘲[……]

Read more

一月 23, 2018

纯粹快乐的时代过去了

我很悲伤。

01

在这个时代按直觉做事是越来越难了,从前互联网上那份属于开发人最纯粹的快乐很难再找到了。我分不清,是茹毛饮血一直存在,还是我愚钝,现在才有所体会。

每天都是漫天的融资消息,投资人想赚钱,创业者想生存。想生存的创业者无法盈利,想赚钱的投资人找人接盘。除此之外,就是比特币“带给我内心的膨胀和煎熬”。线上变得越来越现实,线下变得越来越虚幻。

在十年前,这应该是相反的吧。

现在互联网人常说的:“流量”以及所谓的“流量红利”,让我很是讨厌。以这两个字为导向的企业,都将一名名用户视作冰冷的数字,没人关心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只要是能达到我的商业目的[……]

Read more

一月 02, 2018

过去的2017年

今年的年终总结写的晚了一些,因为比之前更忙了。

年中,带着遗憾结束了Gospel项目后,来到北京投身人工智能行业。

创业失败是失败了,但这一年仍然有非常多的成长,无论从技术、思维、视野、见识等看,都有非常大的进步。其实之前我都没有正式做过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但人工智能这个东西,我在2011年的时候就觉得他会是下一个时代的引领者。至于怎么引领不好说,但我当时业余搞过聊天机器人(不过没有那么专业,http://ai.ivydom.com/ 这个网站现在还在),现在正式进入人工智能行业,对我来说也算是圆了年少时的梦。

技术其实没啥好说的,AI发展到现在,算法什么的都挺成熟了,重要的[……]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记技术路上的三次觉醒

我爱这个行业,就像我爱活着的人生。

第一次觉醒,少年将计算机确定为终身奋斗的方向。

趣味性,是计算机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自卑、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机器成了最好的工具。通往另一扇门的钥匙就在那个少年的手中。将自己的智慧转为计算机运筹帷幄的能力,正是孜孜不倦中所希望的。

Hello,World之后,这个电子的世界陪伴着少年一路成长。硅谷的创业奇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你也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在失落的夜里,无人的街道上,叛逆的日子里和老师吵架之后,少年总是自问:“为什么不能是你?”。

中二的年龄里,总是不断的想要证明自己。好事坏事,都要做一遍。从利用系统漏洞的破坏软件[……]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生产与思考的距离

创业失败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信仰似乎是崩塌了。身上的重担得以放下的同时,少了一丝对这个世界更美好的向往。

我自己也很疑惑,这么容易崩塌的信仰能叫信仰吗?

我开始寻找支撑我继续奋斗下去的理由。

那些天,我整日泡在图书馆内,等待房租到期,然后离开这所城市,想着再也不会回去了。我拒绝做任何生产性工作,只在图书馆内进行连绵的思考。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观察他们的行为,思考他们的职业。起身倒水的时候,我还会去偷瞄他们在看什么书,以此来验证我的想法。

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有头发没掉精神矍铄的老大爷,有西装笔挺领带整齐的年轻人,有穿着校服午后看言情小说的中学生,还有染着黄毛藏着纹身的大汉。[……]

Read more

十一月 10, 2017

透支身体并不能带给你什么

长久以来,我保持每天7点起床,12点睡觉的习惯。中间的17个小时,有大约15个小时用来工作和学习。我严格的控制这样的作息,甚至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如果算上高中的三年,这习惯已经有6年之久。而这样的习惯,终于让我在2017年尝到了苦果,即使我今年才21岁。

上半年在深圳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两个脚踝上和双臂上的伤口三个月未愈合,在吃了很多药和抹了奇奇怪怪的药膏后,从此皮肤开始过敏,彻底与羊、海鲜和火锅告别。就算不吃这些,时不时的复发也让人痛苦,连坐长途火车卧铺后也会瘙痒一整天。

下半年智齿发炎,左脸肿起,疼到睡不着,吃不了饭,连米粒都咬不动。打消炎针的时候大概因为上半年被咬的缘故,对我[……]

Read more

九月 11, 2017

使用Node.js+Docker+GraphQL+MongoDB构建服务

用了GraphQL之后,就不想再用RESTful了。

本文将使用Node.js+Docker+GraphQL+MongoDB构建一个具有CRUD功能的完整微服务。

运行代码,需要安装docker和docker-compose。

完整代码见:leinue/node-mongodb-graphql-docker

注:阅读本文需要有GraphQL基础。

Docker

dockerfile

<code class="language-text">FROM node

WORKDIR /app

EXPOSE 5555
</code>

从node构建,将工作目录设置[……]

Read more

九月 11, 2017

技术人如何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

政治课从小学上到大学,从思想政治上到马列毛概,政治是一个中国人生来就受到耳濡目染的词,但是这种耳濡目染却让很多人反感,甚至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大多数学生和部分成年人觉得这是洗脑教育、洗脑宣传。

站在统治者的角度,最好的事情是,人民愚蠢、麻木而不自知。

而我们的教育,却在你最小的时候告诉你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告诉你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将成人世界的规则露骨的展示给你。

大多数学生在这个阶段是不自知的,因为学生并没有参与社会生产,无法体会。

昨天重温《让子弹飞》,在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有这么一个片段,张麻子带着三个兄弟,在广场骑马奔跑,大喊“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在喊了七八遍之后群众依然[……]

Read more

九月 11, 2017

听说你技术很牛?对不起,屁用没有

小王就像条只有技术的咸鱼,无数的细节压的他根本翻不了身。

他徜徉在自己的技术世界里不能自拔,“我完美的解决了一个bug”,“我将这些数据成功归类了”,“我做了一个非常好看的网页”,“我成功将Python2迁移到Python3了”…类似的感受无数次经过他的脑子,让他感到满足。

他看不到技术之外的事情,他以为是技术促使了公司的发展。

他看不起销售人员,总觉得那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职位,可他不知道他的工资都是这些人陪客户喝酒喝来的;

他看不起产品经理,总觉得那是一个打嘴炮,光说不做的职位,可他不知道他只是一个产品开发中的一环,有时候甚至是不重要的;

他看不起运营人员,总觉得那是一个文科性质,没有门槛的职位,可他不[……]

Read more

八月 15, 2017

自然语言处理和UI界面的全自动生成

没有实际操作过,但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实施办法。

从Web开发者的角度来说,UI就是HTML+CSS+JavaScript。从本质上来说,UI的自动生成也就是生成这三者。而这三者虽然是计算机语言,但本质上与自然语言处理并无两样,因为是计算机语言,本身就带有结构化信息,所以处理起来比自然语言要容易的多。

所谓自然语言处理,就是利用概率论和算法知识对现实问题进行抽象建模。

比如,Shazam音乐雷达这个服务可以识别一段音频中包含哪首歌,即使音频包含了环绕立体声、噪音或其它失真也没问题。

概括数据

在自然语言处理中,第一步是要概括数据,即将文本内容分割成n-gram模型。[……]

Read more